零点书院 > 黑巫师朱鹏 > 第五章:东方文明之领袖,舍华夏其谁?

第五章:东方文明之领袖,舍华夏其谁?

雪鹰领主龙王传说超级兵王修真之覆雨翻云武道至尊永夜君王我的邻居是女妖仙木传奇
公告:鉴于本站数据库问题无法修复,不能修复常规错误,所以本地址将不再增加新书,如需看最新小说,请访问http://www.00sy.net,本地址资源将启用wwww.00sy.net访问,谢谢大家一直对本站的支持!旧的完本资源将尽快转移过去,太监书一概不转移了!
全面汉化政令下达的第二个星期,在一片混乱的背景下。

龙城城主府位于长河之畔,周遭尽是整个城市最为奢侈华美的建筑群,飞檐漏窗,雕梁画栋,画艘凌波,桨声灯影,人文荟萃,市井繁华。

然而在这样生机勃勃的环境,城主府会议室内却是冰冷一片。

朱鹏冷笑着敲打了一下桌面,开口言道:“你们现在能过上好日子,真以为是自己比其它华夏遗民高明?昔日的北上广深、香港、澳门,原住民排斥外地人,欺辱外地人,在我看来和你们现在的嘴脸没有任何不同。”

“北上广深、香港、澳门能够发展起来,是因为历史际遇,是因为政策倾斜更是因为地理位置,并不是这些地方的原住民就真的比华夏其它地方的人民更加勤劳勇敢努力,同样一片土地,换一批人,一样的发展。

今日的龙城也是一样,你们能过上好日子不是你们真有多少能耐,是因为中华武士会日益强大,国家日益强大,让你们这群鸡犬升天,才给了你们现在可以自满自足,自私自利,自说自话,自以为是的余地。”

“现在之所以没有发生大规模的排华屠华事件,你们之所以没被当成肥猪宰杀,**成的原因是因为中华武士会足够强大,其它势力受到震慑不敢这样做,真让你们这群家伙掌握权柄,我简直可以预见你们这群人为了保护自己手中权力疯狂的去中国化……我还活着一日,就不可能让你们这群商人执掌政权,不服气尽管来刺杀我好了,不过事先说清楚,我擅长搜魂秘术,手尾不干净被我顺着尾巴找到幕后主使,我灭他满门。”

伴随着作为特使专员,朱鹏的话语响彻全场,本来嘈嘈杂杂的议会渐渐就静了下来。

当年李静玄为了钳制唐纳森,马普托这些异族高手,严令龙城施行的是议会制度,但李静玄毕竟是纯粹的武人出身,他不了解非市场竞争下出身的封建商人,他们的毒瘤性甚至更多于进步性。

这些依靠政治资源倾斜制造出来的先富者,他们想到的只是牢牢保护自己既得的利益,然后在此基础上去争取更多利益,对于社会整体之进步是起到负面作用的。

“朱鹏先生,请问您刚刚所说的话,是代表您个人的意见,还是代表着中华武士会的意见?或者说,您有权力代表宗门吗?”作为议员之一的李易真站出来毫无畏惧的如是言道。

龙城议会钳制唐纳森这些人太久了,以至于众多富商议员产生了一种奇妙的错觉,他们真的以为是自己这群人钳制住了一大堆高阶强者,传奇生命。就好像一群蚂蚁,以为自己齐心合力擒获了巨龙一样。

“一星期前已经收到宗门总部会长大人的亲笔手书,允朱统领全权决断的职能。李议员,您要亲眼看一下会长大人的手书吗?”这个时候自会议开始以来一直都一言不发的龙城城主唐纳森突然开口说话了。

虽然这个银发鹰鼻的白人老头也不喜欢朱鹏的指令,但看着这些年一直在自己身边唧唧歪歪的议会要员吃瘪,老头心里也是一阵舒爽的。

除非唐纳森打算直接背叛,不然他对于华人议会的众议员真的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甚至于有些议员暴毙病死在家,都会有人往他头上扣屎盆子,说是和他政见不和,被他唐纳森暗杀的。

老头是异族白人高手,他最担心的就是李静玄怀疑,因此对于华人议会唐纳森只能多方忍让……可朱鹏则不一样,中华武士会对这两人的信任程度是截然不同的,朱鹏这边说什么,李静玄那边就信什么。

“……既然如此,那么我也没有其它话好说了。”看到了盖着李静玄私印的手书,李易真眼珠子转了一下,就坐下不再说话了。然而他虽然脸色不变,但双手手掌却不时地交叉紧握,显示出其心里是极不平静的。

“当然,我刚刚说的话也有些极端了。龙城能够发展到今天各位毕竟也是流血流汗,劳心劳力的,我一席话就完全抹杀否定掉在坐各位的所有努力,也未免过分了。但不把丑话说在前面,我担心各位不能理解……我在乎的,只有是否对龙城有利,下达的政策是否让宗门的前期投资获得更好的回报,至于在坐各位的利益,我是不在乎的,你们并不与宗门(国家)对等。”在座华商议员本来以为特使专员大人的难听话说完了,打算温言抚慰一下大家的情绪。

此时听着这一番话后,有些人直接就把嘴里的茶水全部喷出来了,剧烈的咳嗽不止。

“大人,我们知道您下达这些政令的本意,是为了增强龙城华人的实力,但我们华夏遗民何其众多,再从宗门总部移民过来一批不成吗?岂能让那些贱族污浊了我汉血之纯粹?”此时此刻站起来和朱鹏说话的,是司徒警我,华人大富商中个人道德修养最让赞叹的一位。

修桥铺路,立棚施粥,传统大善人能干的好事,龙城司徒家几乎都干遍了,因此当这位老人家站起来说话时,即便朱鹏也不能无动于衷。

“司徒先生,我理解您的想法,越、韩、朝、日,泰这些异族遗民的男人全部杀光或者贬成奴隶让他们干活到死为止,女人一家分两个供我族生儿育女繁衍血脉……如果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我们和越、韩、朝、日,泰这些异族,我绝对是您的坚定支持者,但问题并不是这样,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并不是可以闭关锁国的明清时代,而是到处都是宝藏,到处都有挑战的大争之世。”

“昔日的美国,以海纳百川的胸襟与霸气,吸引招纳各国人才为已所用,更不惜流血开战以南北战争解放黑人奴隶,如此气魄,才铸就百年的鼎盛繁华,现在我们一样处在大争之世,却连吞噬汉化同肤系异族的信心与意志都没有,这样的我们真的可以让家国与族群重振吗?”

……东瀛,高丽,那仅仅只是美帝留在东方两头恶犬,如果仅仅把目光局限在与它们较量,未免让祖先蒙羞,华夏之崛起即是东方与黄肤系族群之崛起,连身处弹丸之地的东瀛人都知道提出东亚共荣之大义理念,我们为什么避而不用呢?

已经不可能再闭关锁国,文明之碰撞已然无可回避,只不过作为东方领袖的,绝不会再是旁人,舍华夏其谁?

只要我们重新恢复了祖先的荣耀,文明之繁华,女性崇拜强者乃是天性,北朝偷渡入东北者,越南偷渡入内地,此为必然之事,未来之东瀛,高丽也不会少;那时再仇韩恨日,把家里房门一锁,一天打你媳妇八遍,国仇家恨全部报了,岂不快意?……

“大人,您这种作法本身就是对律法尊严的践踏。”

“适当有人站出来,践踏一下,还活着的人才会真切感受到和平的宝贵,律法之庄严。而不是让律法成为各位有钱有势者手里的玩物。”

“大人,老朽说一句不客气的话,您自身就是有钱有势者中的一员。”

“没错,因此我欢迎任何人向我发起挑战,对错由胜利者书写,现在剑柄握在我手中,我做自己认为对的事,何错之有?”

一场会议,朱鹏明确表明了自己的执政理念与坚定不移贯彻下去的执行意志,至少议会在场的华商议员都不再说什么了,至于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朱鹏真的是不介意。

当某一项政策由绝对强力者推动时,真的罕有落实不下去的。也就在这一日,龙城的全面汉化政策,真的开始贯彻下去了。

当然,朱鹏也不可能真的让异族人无偿享受以中华武士会的资源力量创造出来的城邦红利,越、韩、朝、日,泰等等异族全部编账造册,虽然之前龙城施行的欺压法令,的确全部被朱鹏废除了,但这厮又增加了两条法令:

1、凡是适龄男性全部都要为龙城服多年兵役才能获得和华人平民同样的工作资格。

2、凡是适龄女性要么缴纳高额税赋,要么嫁给华人男性,才可以享受华人待遇。

有这两条法令双管齐下,可以想象的异族男性的不正常削减与女子外嫁,在这样绝对的主场优势下,本土华人要是还压不住这些异族子弟,朱鹏认为他们也就活该被淘汰掉了。

华夏人无论头脑、努力、天赋禀性都更强于这些异族,再有主场优势加成,公平竞争之下怎么可能会输?

若是一味依靠剥削奴役来供养自身,恐怕反而会让自身竞争能力减弱,失去努力与奋进之斗志……在这大争之世,一个懒惰腐朽的民族,谈何复兴?谈何生存?

*********************

数日之后,接连的爆炸声与冲击波在疯狂得扩散,将整个青石小巷几乎整个崩裂炸开。

唐纳森与河田纲坐在房间里,他们两个各自看着桌面上杯盏里的茶水扩散水纹,脸上都有无奈之色浮现。

“这是第几位了?一个星期被十四位传奇阶的高手连续挑战,看来朱统领那天的话真的是把那些华商都惹火了,不过这么多年了,我都不知道原来华商可以调集起这样强大的力量,难怪唐城主这些年一直忍让着他们。”河田纲看着桌面上波纹不断的茶水,喃喃言道。

“炼狱岛,万象山二十八宗与其它宗门都想探探这位朱统领的底而已,华商那边又暗地里开出大价钱,白捡的钱真是傻子才不去赚,正常而言,传奇阶高手又岂是这样容易请动的。”唐纳森虽然不去观战,但他微闭眼目,双耳微微得抖动,隐约间就在脑海里勾勒出双方战斗的可怕景象。

七天连续击败十四位传奇强者的挑战,这位铁翼飞虎朱统领的实力依然像看不到底一样,连战连胜,恐怖绝伦,似乎不知倦怠,又似乎后力无穷,这样的表现让唐纳森对自己的谨慎庆幸不已……一天打服两位同阶,连打七天,有的时候甚至还不止两位,这样强横的战斗底蕴,让银发鹰鼻的老头觉得自己真的是不服老不行。

而此时此刻,在战斗的现场,一名银甲女圣骑被朱鹏以一式“顺水推舟”轰然砸入旁边石壁之中,墙壁崩塌将之整个掩埋,然而不过片刻功夫,这个身负重甲的女人却又一次站起。

她猛烈地吸一口气,整个人的身形都微微得膨胀起来,尽管身着沉重甲胄,但这名女圣骑的重心漂浮,就好像充气的气球一样。

下一刻,银甲女圣骑几步地奔跑,脚步在石质地面上碾过,坚硬的石板块块的崩飞,炸裂起来,漫天的碎片,因为疾速而几乎看不见的人的影子。

她整个人在舞动手中双手长剑冲锋的时候,真的就好像是一台银色重型坦克车,不,甚至还要更凶猛。

而顶压着罡风劲气,朱鹏周身袍衣烈烈作响,在两者双方的距离接近到一定程度时,朱鹏的双眼之中陡然扩散开一股异芒,便恍若惊雷闪电陡然刺入了银甲女圣骑的眼内心湖中。

因为这一瞬间的心灵震慑,银甲女圣骑的冲锋架子就是一散。

唰得一下!

朱鹏衣袍之外的肌肤浮现出青黑之色,他脚跟一旋,身体扭曲几下,延着七星斗柄的势子,七步并做一步,凭借血杀诀斗气的特效加速,近乎眨眼就闪到了对手面前,右手握拳自肋下打出:七星步法,神拳势!

国术武功的搏击技法被朱鹏附加上了斗气武功的运行作为助力后,这一瞬的脚踏七星,爆发速度快得完全超过了普通人类的视觉极限,其身形闪烁快得就好像一抹星光飞遁!

冲锋VS冲锋,银甲女圣骑受到心灵震慑,本身架子已散,此时此刻再遭受针尖对麦芒的猛烈对冲,再一次瞬间被打飞出去,只是这一刻她爬不起来了,因为朱鹏这一次重拳轰击的目标是:脸。

其实在最后关头,这名女骑士是做出了横剑封挡的姿态的,只是被朱鹏一记丹罡爆发的重拳顶着剑面逆向砸击在脸上,能够起到的防御效果已然几近于零。

中年女圣骑面颊带血的颓然倒地,周身神圣的罩体银辉散去,也正是亏了这护身斗气的效果,不然正面挨上朱鹏一拳,除了爆头哪还有旁的可能。

“哈哈,连‘银甲守夜人’都败了,中华武士会这位武宗的战斗力真是强悍啊,高攻高敏超高的防御,简直就是无懈可击了,直到现在他都没动用任何武器,从过往的资料上看,这个家伙剑术精绝是传奇级别的剑圣……真的不是写错了字,把拳写成了剑吗?”

在朱鹏仅以双拳击溃对手时,远方的高塔之上,两名身穿黑袍的年轻人注视着下方的战斗,同时不断以纸笔记录着材料。

他们都是受过强大宗门专门训练的刺探人员,哪怕在收集材料时,目光也绝不与被观察对象的身体直接接触,他们注视着被观察对象四周环境之变化,脑海中就可以推衍出其相关的行动。

再叠加上特别修炼的敛息秘法,其战斗力虽然不是很强,但远距离情况下即便比他们强出一个大境界的人,也难以察觉到这些窥视者。

“目标的战斗结束了,按照规定快点撤离,有了这十四次战斗的样本为推衍资料,想来宗门可以大致推算出朱鹏的真正实力做好应对。”

“明白了。”就在这两个黑袍年轻人转身就要离去之际,他们身后虚空之中有一轮暗红烈火熊熊燃烧起来。

“真的是非常抱歉,我家主人是兼职传奇大巫师的丹师,他的精神感应能力比正常的传奇武宗强出近倍余,因此,两位小兄弟就留下了吧,主人也很好奇你们看过他十四场战斗之后,得出了怎样的评价。”站立在自厉火中走出炼狱魔犬阿瑟斯背后的,是一名相貌清俊腰挂太刀的年轻男子。

虎太郎左野,经汉化后改为左姓,单名一个野,是大和族降伏之后河田纲为表诚意推出来送给朱鹏的追随者,小小年纪,刀法斗气俱是十分不俗,武功也修炼到了化劲巅峰近乎当年萧破军的层次,这般天资已然堪称罕见了。

东瀛人献出左野,越、韩、朝、泰等异族也皆奉上青年高手作为表示,朱鹏在表示满意的同时也在心里冷笑:果然一个个都是不叫的狗,十几乃至几十年后,这些隐忍苦练的年轻人只要等到中华武士会实力削弱的机会,他们直接就能把整个龙城掀翻,那个时候已然在平静富足生活中糜烂的华人,如何应对这蓄谋已久的以下克上?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唯有保持自身之强大,才能始终占据主动,立于不败之地。任何一劳永逸,固步自封的念头,都是致命的毒剂。

那两名暗中窥视者陡然出手,自两个方向电射而后以脱手暗器合击左野,然而阿瑟斯挥斧震荡开暗器,同样是高攻高敏路数的东瀛青年闭目抽刀。

在如冷电般的寒芒闪烁过后,两名刺探者都被切下了一条腿,一支手,齐齐躺倒在地面上发出痛苦绝望的哀嚎。

黑暗斗气:腐心毒,拥有十倍强化受刀者痛苦的诡异特效,是东瀛武学高手结合所有能够到手的斗气功法,融汇自身武学完成的高明功法……然而在朱鹏看来,一如这个民族性情既往的失之偏颇,太过在意斗气特效了,反而有些忽略了斗气本身。

修炼这种斗气能够成为可怕的高手,但绝难成为巅峰大宗师。

*******************

左野,朴林雅,王崇道,阮刚,赵立,这五个年轻人,除了王崇道是华人外,其余四个都是异族年轻人中最出色的高手,原本不止这些,但真正拔尖的也就这四个,甚至于王崇道比另外四个都差一线,只是他是华人,左野他们不敢像对付其它人一样直接打走,因此才让他留了下来。

在这个拥有法术与斗气的年代,强权者往往把持着变强的方法与渠道,而龙城现状中最令朱鹏不快的就是这一点,华商们也在有意无意的把持着变强的通道。然而能不能成为巫师,先天上很看精神力资质,成为武者虽然看上去资质要求低了许多,但如果不能吃苦的话,成为杂鱼武者的几率非常大。

而许多富二代的典型特征就是不能吃苦,不肯下死功夫,龙城华商们把持着变强渠道,拥有渠道的富家子弟又往往长于妇人之手,导致的逻辑链条就是能吃苦的华人没机会,有机会的不能吃苦,诺大龙城,众多华人,最后勉强删选出一个王崇道,比之左野等人的基础依然差了许多,朱鹏见此情景的时候肺都几乎气炸了。

龙城的华商们还对此振振有词,李会长不是坚持传承华夏薪火吗,于是龙城讲武堂基本上主讲国术武功……国术的普适性要是比斗气强,也不会诸天宇宙几乎地球文明独一份出产了。

这就是政治倾斜喂养出来封建商人的恶心之处,他们也知道自己现在的荣华富贵不是凭自己本事挣来的,因此就竭力遏制别人的强化晋升,从起跑线上就要把别人踹下去。

龙城讲武堂主讲国术武功,然而他们却重金聘请斗气武者来家里教导自己的子嗣修炼斗气,有精神力资质的更不惜代价的送到巫师学派。

看上去整套手腕精妙绝伦,几乎可以永保子孙富贵,然而实际上,华商这几十年经营,废掉了本族至少两代武人的成长期,再这样由着他们慢慢搞下去,当华人力量与异族力量出现断层式差距时,龙城倾覆,这些华人富商大族,难道在覆巢之下,可以自保?

洞察到这一点后,朱鹏一边揉着自己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一边全面整改龙城讲武堂……哪里真会有丹道境高手跑这地方来讲武,在讲武堂里讲国术的,大部分都是些粗通皮毛,暗劲都未大成的家伙。

提高战士出产率,终究还得依靠推广斗气武学,至于国术系武功,真的就只能师徒嫡传,尤其是现今这个时代,国术修不到丹道人仙境,性价比是非常低的,没有相关资质、悟性、毅力的人,不修也罢。

王崇道虽然也是一个大富商家庭出身,但他自幼爱好武学,人一旦对武功有了爱好,拳法之中就有了灵性,在朱鹏看来王崇道现在的武功虽然不及左野狠厉、朴林雅精妙、阮刚猛恶、赵立的扎实,但潜力却是这五人中最高的……只不过需要好好的捶打磨砺。

“朱大哥,我错了,我再也不敢偷懒了……啊,啊,啊啊!”

王崇道因为少完成了一部分朱鹏规定的课业,此时此刻被绑在树上,由五个大汉抡着实心棒子暴打。

只是每一次挨打过程中,这个年轻人身上的皮肉就出现奇异的抖动,朱鹏已然事先教过他排打气功的口诀。当然,那个时候没告诉王崇道这套口诀是用来挨打的,朱鹏只说是气功秘术,拿给王崇道后这家伙就兴冲冲的偷摸练习,他以为是朱鹏因为他是华人,在给他开小灶……虽然事实上也的确是如此,但情景的发展轨迹和他自己想象的有点不大一样。

(富家子弟,基础弱了一些,要弥补基础最好的法门当然莫过于横练气功,希望这段经历能让这小家伙的意志力变得坚强一些,少了心劲,再聪明,再有灵性,在武功一道终究难有大的前途。)朱鹏对于王崇道的惨叫声充耳不闻,只是给另外四人讲解着他们武功中的不足之处。

如果是在地球时代,朱鹏这样做自然有点养虎为患的嫌疑,但在现今这个时代,越是让这些小家伙感受到强大,在朱鹏走后他们越是会老老实实的带着族群与华夏融合,因为这项政策对华夏来说仅仅只是补剂,但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飞冲天的机会,虽然,是以泯灭本民族文明之火为代价的。

但是,在巫师时代,连华夏文明都是艰难维持,像他们这样风中残烛般的文明,能够卖个好价钱就已经是幸运了。

在管控改革整个龙城的过程中,似乎是因为自身“底牌”能力中命运卡牌的效果,朱鹏可以隐隐约约的模糊感受到,随着自己全面汉化政策的落实到位,一缕缕异族文明最后的族运崩灭溢散,然后自然融入到附近最为庞大的华夏族运中,因为大家本身就是地球文明总气运的分流,当走投无路时,它们会自然融入到最为强大的一支之中。

(也许,我的选择是错误的,不完美的,但手中的剑不够强,仅仅只是凭借话语,却是不可能说服我改变心意。)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http://w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00sy.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