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战斗妖精的回归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战斗妖精的回归

无敌血脉重生军工子弟绝世药神极品全能学生驭房有术风流青云路飞剑问道我的大小美女花牧神记龙王传说极品透视仙医都市绝世神医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天运超品相师通天武尊

搜索

先龙火工会一步来到预定地点,七海旅团的众人才有点惊喜地发现,这地方不但地势平坦、视野开阔,而且森林中也不再蛛网覆盖。他们虽然已经有些习惯,但有蜘蛛在自己身边爬来爬去,总归还是令人起鸡皮疙瘩的。

峡谷中的小盆地南北地势较高,生长着一片郁郁蓊蓊的松柏,很适合藏身。中央平坦,林木稀疏,地上生满了浅浅一层黄色的映金花,风景宜人,视野一览无余。

这地方简直天然为他们而生,方鸻当机立断,让七海旅团众人藏身于南面高地之上,然后又放出发条妖精,沿着坡地往下侦查,并将地形细节一一记在心中。

不多时,东面的林地中出现了龙火公会的踪影。

最先抵达的是两拨人,一拨带着一头奄奄一息的蛛母,一拨人似乎已经遗失,正在帕尼尔狡蛛攻击之下仓皇逃窜。

两拨人汇合到一起,从盆地中央河滩上涉水而过,站稳脚跟之后,据河与尾随而至的巨蛛大军交战。

方鸻仔细看了一下,发现先到达的两拨人他们并不认识,想来是从其他方向赶来的龙火公会的成员。

交战只片刻,便又先后有其他几支龙火公会的队伍抵达。

这些队伍有些仍旧带着蛛母,有些则已丢失,但不约而同地,身后都带着为数不少的巨蛛。

他们抵达战场,巨蛛也合兵一处,盆地中的战斗规模越来越大。姬塔看了片刻,一边用袖子擦了擦镜片上的水雾,细声对其他人说:“巨蛛像是拖着他们……”

“怎么说?”方鸻问,他心中其实隐隐也有这样的感觉。

“我也说不太清楚,艾德哥哥,就是感觉巨蛛们未尽全力。”

方鸻心念一闪,这才明白自己异常的感觉从何而来。

巨蛛们在等待什么。

龙火公会显然也在。

他们之前所尾随的队伍,最后才抵达战场——那两个团队在之后的战斗中看来皆丢掉了蛛母,此刻显得有些狼狈。

不过这两支队伍越过河滩之后,也填上了龙火工会最后两个缺口,数百人在河滩一侧列阵,挡住涉水而至的巨蛛。双方彼此交缠在一起,层层叠叠的尸体堆满滩头,腥红的碧绿的血液顺流而下,令河水为之改色。

但七海旅团一行人从南方高坡之上看下去,只见东面森林之中影影绰绰满是巨大的蜘蛛的身影,无以计数。

起码上千头。

龙火公会简直像是捅了马蜂窝。

忽然之间,森林中传来一声经久不息的长嗥——那声音让方鸻一下子想起小时候舅舅一家还没搬家之前,他们家附近有一个老旧的工厂区,工厂上工之前,那巨大的汽笛声。

低沉浑厚,极富有穿透力。

声音像是有形,从树冠层上横扫而过,林涛滚滚,远在几里之外,方鸻也可以感到头顶树梢上松针沙沙作响。

每个人脸色都有些苍白。

山谷中惊起了一片飞鸟——

当然仅限于南方这片林地之中,东面的峡谷之中是不可能有鸟雀存在的。

云层正从峡谷上方经行而过。

巨大的阴影浮过之后,露出阳光下一片翠海,翠海之上浮着白雾——那是蛛丝,而一片银色的山脊,正分开‘薄雾’,颤颤巍巍从翠海之上升起。

“那是什么?”

帕帕拉尔人忍不住低叫一声。

银色的山脊越来越高,逐渐向上翘起,它下面生长出八只银色的长足,支撑起一头犹如山峰一样的巨怪。午后的阳光正落在它宽广的背上,上面的每一根银色鬃毛都闪闪发光。

七海旅人的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毫无疑问,那正是帕尼尔狡蛛的蛛后。

银鬃巨蛛之名,可谓来得毫无悬念。

这还怎么打?

这头蛛后几乎可以肯定是世界首领级的存在,甚至不逊色于他们在梵里克见过的鱼人之神‘寇拉斯’——但这里可没有艾尔芬多尖塔,众人才不相信以龙火公会的水平,可以在这座‘巨山’面前走几回合。

只有方鸻,正专心致志将手放在地面上,感受着隐隐的震动从土层下传来,那与蛛后的步幅并不一致。

土层上浮着一层尘埃。

他抬起头,看向峡谷西面。

然后他回过头,对一旁的帕帕拉尔人说道:“帕克,把望远镜给我。”

“啊?”

“快点。”

帕克这才从兜里掏出黄铜外壳的望远镜,递了过去。

方鸻接过望远镜,拉开之后往西面看去,雾蒙蒙的镜片之中,浮现出一片烟尘。他这才收起望远镜,忽然之间意识到那是什么。

众人看他神色,也反应了过来。

“山丘巨人到了?”爱丽莎小声问。

方鸻点了点头。

显然,龙火公会的计划很完美,时间把握得恰到好处。

他看向山谷之中。

这时候下面战局又起了变化,龙火工会中一部分人开始撤离,但为数不多,大约七八支小队而已,与河滩之上的数百人比起来,这点人不值一提。

但方鸻看到这些人从同伴手上接过背包,一个人拎着三五个背包,开始向南或向北脱离大部队,心中一下就反应过来他们在干什么。

龙火公会把‘蛛后’和几个氏族的山丘巨人引到这里,肯定没想过可以全身而退,但他们之前的战利品,却需要优先转移。

而这正是七海旅团的机会。

“他们在转移物资,”罗昊显然也看出这一点,有些兴奋地说道:“我们可不可以趁机下手。”

他马上看向方鸻。

方鸻一言不发,轻轻点了点头。

他之前便侦查过南北的地形,就是料到只有这两个方向可以让对方撤离,眼下机会已至,他当然不会轻易放过。

龙火公会分出的八个小队之中,其中三支小队向南而来,其他人则向北转移,每队五到六人,向七海旅团这个方向靠过来的一共是十七人。但就是这十七人,也分得很散。

对方显然没想过,有人黄雀在后。

方鸻拿出通讯水晶,向大猫人那边通报了一下北边那几支队伍大概的方向,但他也不清楚大猫人能不能先一步赶到北边,因此只是尽人事而已。

而关上通讯水晶之后,他才少有地拿出队长的严肃,看向众人:

“龙火公会的人比我们多,平均等级比我们高,我们唯一的优势是可以先敌出手,以多对一的方式制造局部优势。”

“箱子与姬塔一组,帕克与爱丽莎一组,艾缇拉小姐与希尔薇德一组,我与罗昊一组,要求第一次攻击就全力出手,绝不拖泥带水。”

“一轮攻击之后,无论得手与否,马上转向其他方向,不能给对方摸清楚情况的机会。”

所有人闻言皆点了点头。

只有罗昊觉得这战术听着有点耳熟,心想这不是银林之冠的典型手法么?

不过的确适合以弱胜强。

方鸻放出四只发条妖精,众人也随之四散开来,隐入林地之中。

方鸻这才带着罗昊向西前进,藏身于那个方向一片灌木丛中。两人的目标是位于对方后方的一个龙火公会的游侠。而罗昊这才回头来问他:“我之前看到那游侠的弓是大地之羽,他至少有二十二级,打起来我们可不是他对手。”

“你也注意到这个细节了?”方鸻有点意外。

罗昊看了他一眼,心想这不是基本操作?

但他是初来乍到,方鸻在艾塔黎亚呆了一年多之后,早已发现许多选召者并不喜欢仔细观察对手,更喜欢凭头脑一热就与敌人交手。其实两人对于技术细节的认知,一样皆来自于大公会的标准。

但即便是在大公会,也只有旅团成员才会严格执行这些细节。

但方鸻摇了摇头:“我们不是要杀他。”

罗昊心想这还差不多,要是仅仅是拖延时间的话,争取到其他人结束战斗靠过来,有三到四个人就很好对付那游侠了。

但没想到方鸻下一句话是:“应该说不仅仅是要杀他——龙火公会还保持着基本的警惕,那游侠后面还有另一个小队的一个夜莺,几个队伍之间保持着起码的联络。”

“所以我们两要保证第一时间让这两个人一起去圣殿里呆着。”

“我们两个?”

“不,确切的说是我一个,你保护好我就可以了。”方鸻当然不指望一个十级不到的铁卫士能帮上自己什么忙。

“你?”

罗昊翻了一个大白眼,总觉得这人又开始吹牛了,一个均职工匠凭什么和等级比自己高两三级的游侠与夜莺交手。

他是见过对方的异体能天使与无畏者,可那也就是十五级左右的构装体而已,算上异体多三级,在这个等级根本不够看的——

但对方是团长,他不好反驳,只能在脑子里转动着自己待会该怎么把这个人活着带回去。可他与对手差了十级,这不是找死么?

这胖子忍不住有点恼火地抓了抓头。

正在两人交谈之时,龙火公会的人不出意外出现在了众人视野之中。

这条林间小径是方鸻事先侦查好的,即便是在密林之间,人也总是会下意识往好走的地方前进,总不会无缘无故往草木茂盛的地方钻。因此林间的通道,便成为了天然的设伏场所。

再加上对方显然没想过这里还有其他人,因此方鸻之前的侦查此刻便派上用场。

龙火公会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铁卫士与一个治疗师。

要说铁卫士这种东西,本身威胁性不大,但要速战速决,却并不容易。对方用铁卫士与治疗师互保的方式开道,显然还是保持着基本的警惕心,就是为了有突发状况时,来得及提醒后面的人。

只是这种警惕,针对的只是林中可能出现的巨蛛,而不是莫名其妙藏身于此的七海旅团的一行人。

方鸻看向希尔薇德与艾缇拉藏身的方向。

只见那里火光一闪。

然后才是一声枪响,龙火公会铁卫士身后,那治疗师身上蓝光一晃,护盾支离破碎。

龙火公会毕竟不是什么大公会,那铁卫士的表现也远不及方鸻见过的Ragnarok与银林之矛的近战职业的水准——对方第一时间不是举盾保护住身后的治疗师,而是去寻找攻击从什么方向而来。

这便不是专业铁卫士应有的反应。

铁卫士是第一时间是找出了希尔薇德开枪的方向,但其所看到的不过是第二道火光而已——他这才意识到不好,想要拦在治疗师身前。但已经晚了片刻,那治疗师正弯腰寻找掩体,但胸口忽然绽放开一团血花。

第一枪护盾清零,第二枪生命清零,布甲职业本就脆弱,何况还是里面的‘佼佼者’治疗师。虽然其可能比希尔薇德高了几级,但铳士靠的是手中的火器,又不是等级。

两枪下去,对方还是一样回圣殿。

倘若对方有圣殿可回的话。

这边枪声一传出,后面的一个双剑士,一个铳士便反应过来,也不管前面的铁卫士,转身想走。但他们才踏出半步,脚下忽然一沉,低头看去,松软的泥土竟陷下去了半层。

流沙术?

但又不太像。

流沙术哪有土层中还会渗出水来的,而且这水还越漫越高,四周枝蔓疯长生长,明明是一片松林,却竟然有数不清的气生根从头顶上垂下来。

前方忽然一只斗大的蜻蜓飞扑过来。“是幻术!”那铳士大叫一声。

但话音未落,他便看到自己的双剑士同伴被蜻蜓撞在胸口,一个踉跄向后跌入泥潭之中。

他赶忙回身一抓,抓住双剑士的手,以防对方陷入泥潭之下。而那蜻蜓在两人头顶之上一晃,便消失在了树冠层之中。

铳士这才反应过来,那并不是什么蜻蜓,而是血锈沼泽之中的龙蝇。

可问题是远南沼泽之中的怪物,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了?

他脑子里一头雾水,却没太多时间去思考这个问题。因为手上正用尽全力想要把双剑士从泥水中拖出来,可正是这个时候,一个有些沉稳的声音传来:

“别动。”

铳士下意识一怔,一条藤蔓横飞过来,‘啪’一声打在他头顶上不远处,吓得铳士一缩脖子。

而正是此刻,那沉稳声音的主人似乎总算找到了姬塔的所在。

他举起手中法杖,展开一个法阵,手中元素水晶化作一道冰锥,向前飞射而出。冰锥‘咔嚓’一声打在博物学者小姐身边树干上,碎冰飞溅了她一脸。

吓得她赶忙往地上一蹲,心中一慌道:“不好,对方有水系元素使。”

对方也同时开口:“是博物学者。”

不过姬塔不远处还有一个箱子,只见其伸手虚空在泥沼之中一抓,竟生生从里面抓起一根腐木来,然后用力向那元素使的位置一掷。腐木带着泥水横飞过去,撞在对方护盾之上。

护盾蓝光一闪。

虽然这点攻击不损其分毫,但却精准地暴露出对方的位置来。

那元素使也随手一扫,挥出一道冰风将腐木撞得粉碎,然后抬起头来,有些警惕地意识到附近还有另一个对手存在。

他忽然之间,看到密林之间一片浮光掠影一晃而过,犹如一片割碎的银色光芒——有魔导士用朦胧术藏在附近?元素使反应几乎比在场任何一个龙火公会的人都来得要快,下意识举起法杖来,左手金属手套也作出了反制法术的动作。

只是他等来的不是一个法术。

而是一把从光影浮现之中刺出的利刃。

那狭长的剑刃像是从一片朦胧的光晕之中分光而出,直刺向他胸口,正中护盾之上——蓝白光芒交织之间,‘咔嚓’一声,护盾尽皆碎裂。

“什么鬼!”

元素使脑子一片混乱。

而护盾一碎,冲击力也让其措不及防之下向后一个踉跄。直到此刻,他才总算看清了自己的对手——一个浑身漆黑、魔导士装束的少年正转身收剑。

然后对方左手一举,手中魔导短杖正指向他面门。

其后一道灰色的光芒,便席卷了他的视野。

他在最后一刻总算等到了那个法术——

与此同时,爱丽莎与帕克也联手解决了被泥潭困住的双剑士与铳士两人,与那元素使相比,这两个龙火公会的成员几乎是死得毫无尊严。

然后是为艾缇拉用荆棘法术困住的铁卫士,后者死在希尔薇德的一双短铳之上。

而这个队伍的六人之中,也只有在后面断后的游侠得以幸免。

几乎是顷刻之间,那游侠便看到自己队伍列表之中五个人一一暗了下去。他当即意识到不好,下意识便要抽身后退,但一转身,却只是作了一个假动作而已。

对方在转身的一刹那,顺手从斗篷之上取下巨弓,便向着森林中一个方向一箭射去。

那里罗昊反应也是极快,几乎是看到对方拿下弓的一瞬间,便本能举盾往方鸻面前一站。当一声巨响,他只感到手上一麻,手中大盾差一点脱手飞出。

低头一看,那箭矢居然将盾射了一个对穿,大盾耐久下降了一半还多。

穿透矢。

对方的第一反应也是精准得可怕,但还好这盾也是方鸻的作品,A+级的精品品质,才总算救下两人一命。而那游侠十分机敏,一箭未中,毫不犹豫转身就走。

在其不远处,也是一道淡灰色的身影闪过。

毫无疑问,正是另一个队伍的夜莺。

只是两人才一转身,便听到嗡嗡一阵低响,只见一片金色的影子,忽然从一地松针之下飞了起来,并形成一道密不透风的金网,将两人齐齐包围在其中。

连罗昊看到这一幕都大吃一惊,因为那不是别的东西,而是发条妖精。

他疑惑的是——对方是什么时候把这些发条妖精放出去的?

此刻每一只金色的发条妖精之上,都正延伸出一道红色的光束,纵横交错,指向那游侠与夜莺身上。两人下意识互视一眼,皆有些惊疑不定的神色——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样的发条妖精?

而方鸻轻轻拍了拍前面罗昊的肩膀,示意他让开。

他只看着两人,将手一握。

那龙火公会的游侠心中闪过一丝不祥的预感,错愕地后退一步,但已晚了。

一片火光。

只见无数团血花从他身上绽放而出。

罗昊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他看到了什么——发条妖精开火了!?

……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http://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