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侠武大宋 > 第一一八五章 我!不!信!

第一一八五章 我!不!信!

无敌血脉重生军工子弟绝世药神极品全能学生驭房有术风流青云路飞剑问道我的大小美女花牧神记龙王传说极品透视仙医都市绝世神医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天运超品相师通天武尊

搜索

天池老怪第二掌打出来,白胜依然在笑,说道:“不错,比上一掌还好,嗯,再加把劲儿就可以了……”

毫无悬念,白胜既然敢于这样说,天池老怪的第二掌当然也打不出半点水花来。

月色溶溶之下,天池老怪的一张老脸都青了,不是运气运的,也不是被白胜给揍的,纯粹是被白胜给气的,当下只横夏一条心,第三掌第四掌第五掌,一掌接一掌,有如大海上咆哮的恶浪,前赴后继地拍向了白胜。

没台阶下了,要么打死白胜,要么累死自己。此时此刻,没有人比天池老怪本人更能体会这场对战的局势,这哪里是对战啊?这就是被白胜当猴耍呢!

白胜既然具备“耍猴”的实力,要想反攻杀了我还不是易如反掌么?他既然选择了只守不攻,那么能够猜到的唯一可能就是他想活活累死我!

不论白胜出于什么目的选择只守不攻,天池老怪都没有了退路,这时候认输都没用了,苦练了将近百年的武功,输不起啊!认输还不如自尽。

这时候他终于开始后悔了,后悔什么呢?后悔他当初没有去追那个抢了《剑经》逃走的家伙,他得到的《拳经》和《剑经》本是同一秘藏,而他比那家伙晚一步发现,待到用暗器袭击时却又有些轻敌,那人拿了剑经就跑了,而他碍于誓言却没法下山去追。

或许将那部《剑经》也学了才能够天下无敌吧?恐怕仍然未必。

这是他终于承认了那句老话,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啊!

什么天下无敌?这汴京城里就有四个敌手,洛水二女,狄烈和白胜,这四个人哪个是自己可以战胜的?现在都很难说了,看样子,自己已经没有机会再跟洛水二女以及狄烈交手了。

再往深里想想,貌似自己的敌手还不止四个!城头上不是还有一个白胜的师父么?虽然不知道这女人是哪个门派的耆宿名家,但是师父哪有比徒弟差的?至少自己就比完颜闍母等弟子强了太多。

而且自己这一方还有一个被白胜狄烈认定的高手,这人虽然跟自己身处同一阵营,可那也是高手啊,虽然真的看不出这人高在何处,但是既然白胜和狄烈都不敢过去邀斗,那就肯定有他们不敢邀斗的道理。

想到己方这个高手,天池老怪就更加愤懑起来,你既然是高手,为何始终坐山观虎斗?看不见我这老头子在跟敌人拼命么?

他本来就对这个金国武士很是不满,只是因为人家不归他指挥,所以才忍了一口气没有发作,原本打算拿下敌方一人再用话敲打敲打这个出工不出力的家伙,但是现在只怕没有敲打人家的机会了,于是就更加愤恨,我都这样了你还不动手,见死不救么?要你这高手何用?

总之这场战斗是他天池老怪只攻不守,心里想什么都无碍战局,他一边想七想八,手上可是一再加紧攻势,没过多时,忽觉小腹丹田一痉,顿时冷汗淋漓,内力用尽了!

就这么一会儿的工夫,天池老怪足足打了白胜一百掌,用了一百个不同的招式,结果却是一般无二——所有掌力都打在了白胜的身上,却收不到半点效果。

感觉白胜的身体就像是一座深邃的无底洞,又或是无尽深远的夜空,吞没了他全部掌力,却没有发出半点反应或回馈。

任你是什么人,任你武功有多高,一掌一掌的打向夜空,夜空会有反应么?

他呆呆地看着白胜,却听见白胜的语声响起,像是从那无尽的夜空里传来,听上去无比虚幻:“好了,我说到做到,已经让你一百招了,老头儿,你不打算歇歇么?”

天池老怪万念俱灰,回答出来的声音却是无比干涩,艰难道:“我……输了,临死之前,我只想……问你一件事,你用的是什么武功?”

白胜闻言便即哈哈一笑,说道:“这门武功嘛,就叫做……嗯,一般人儿我不告诉他。”

白胜是真的不敢说出自己的武功,他能够感觉到那个神佛高手始终在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不说武功都有可能被人家看穿看透,还敢说出来让人家有所提防么?

天池老怪用尽最后余力,挤出来的却是一声叹息,叹息过后,喃喃说道:“后……生……可……”

一个“畏”字没能出口,便即委顿在地、呼吸全无,一代女真宗师,苦练了近百年的武功,就这样昙花一现,死在了大宋汴京白樊楼的门前。

与其说是内力耗尽,精力再也不足以维持他衰老的脏器,不如说他在连遭挫败之下已经了无生趣,没了求生之念了。

就如同当初倒灌北冥真气给虚竹的无崖子,失去了北冥真气之后真的必死立死么?以逍遥派的医术水平,想再活个十年二十年不敢说,却总不至于当场就气息绝止、撒手西归吧?

干掉了天池老怪,白胜就把目光看向了金兀术身前的完颜宗贤,说道:“我承诺让你死在最后,现在也该轮到你了吧?你还有什么话说?”

完颜宗贤色厉内荏道:“只要你敢杀我,我就让这汴京城外的六万大军去杀死六十万宋国百姓,让这六十万宋国百姓给我陪葬,你信不信?”

见识了白胜一个人杀三万的诡异之事,完颜宗贤已经不敢再说凭借六万大军来报复白胜之类的话,便拿宋国的百姓生命相要挟——我们惹不起你白胜便不来惹你,我们转战四方,去杀你宋国的老百姓总行吧?看看谁更吃亏!

并且若是真的这样交换,那么大宋百姓就会把这笔账算在你白胜的头上,因为他们本来可以不死的,只要你不杀我完颜宗贤。

最后时刻,他就只能用这种事情来要挟白胜了,说罢便紧张地看着白胜的脸,想知道白胜如何回答,却见白胜微微摇头,“呵呵……”

呵呵是什么意思?现代人都懂,完颜宗贤却不是很明白,只觉得这是冷笑,心说要糟,这白胜做事向来天马行空,只怕他不会顾忌宋国百姓的生命。

果不其然,白胜在呵呵之后,一字一顿地说道:“我”、“轰”、“不”、“轰”、“信”、“轰”

他的语声并不如何高亢,也不如何响亮,但是这样的顿挫就代表着他态度的坚定,而就在他说出这三个字的同时,人们听见了三道雷声,顿挫地响起在他这三个字中间,节奏俨然。

这三道雷声似是从城外西边传来,就好像是在为白胜的宣言做肯定,人们不禁抬头看天,却见夜空如洗,未见寸缕纤云,这是旱雷么?也不对啊,这可是隆冬腊月底了,怎么会有旱雷?

三道雷声过后,白胜逼视着完颜宗贤没有再说什么,而那雷声却继续响着,不仅继续响着,而且渐渐绵密了起来。

“轰轰轰轰轰轰……”

站在城头上的宗泽忽然叫道:“官家,城西有火光……这不是雷声,这是火炮!轰天雷凌振的火炮!”

宗泽是兵法大家,熟读兵书,精通战阵,当然也看过曾亮和丁度同著的《武经总要》,知道一些火器应用于战争的方法;而且为了今后能够大展宏图,他更是对大宋禁军的兵种有过充分的研究,因此知道凌振的轰天雷也不足为奇。

赵佶听罢不禁狂喜,道:“这是朕的禁军来救驾了,太好了!真乃及时雨啊!”

他却不想想大宋禁军除了被金国人杀死击溃的上四军和童贯带走的四十万之外,哪里还有成建制的人马来救援,人家凌振是白胜手下的炮兵司令好不好?

白胜笑了,心说我白家军来的够及时,这下你的六万大军算是交待在这里了,还想杀我大宋六十万百姓?下辈子吧!

毫无疑问,步坦协同对骑兵作战,骑兵一方一点戏都没得唱。

他笑着看向完颜宗贤,说道:“我相信在我到来之前,你一定设想过无数种杀死我的方法,现在我想听的是,你打算怎么死?我看看我能否满足你这最后一个愿望。”

前文说过,完颜宗贤不仅熟知兵法,而且精通汉语言文学,当然也是了解过大宋兵种的,听得城头上众人的欢呼,便知道大势已去,今天这条命算是保不住了,只不过临死之前还得挣扎一下,就耍赖道:“你不能杀我!”

白胜似有所料,语气中没有半点惊奇地说道:“嗯,那你就说说,我为啥不能杀你?”

完颜宗贤往旁边一努嘴,说道:“这个人你还没有杀,你在杀他之前杀我便是毁诺,便不配做大丈夫!”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是人人都懂的道理,完颜宗贤临死要拉一个垫背的,他不敢拉金兀术和完颜兀露垫背,因为人家不论是在女真族内还是在金国高层都比他身份显贵,但是他可以拉上这个其貌不扬的金国武士。

如同刚刚死去的天池老怪一样,完颜宗贤可也不傻,他也在奇怪白胜等人为何一直留着这个自己不认识的金国武士不杀。

听白胜和狄烈的话音,好像说这人是个高手,且不管这人是不是真的高手,反正你要杀我就得先杀他,不然你就做不成大丈夫。

白胜当然能够想到这件事情,事实上他是准备用庖丁解牛刀法把完颜宗贤解了的,留一副骨头架子和脏器在身上,再用内力吊住一两个时辰的性命也不是难事。总归让他死在最后就是了。

当然,这样做的结果也有可能是完颜宗贤死在他白胜的后头,不过即使真的那样也无所谓了,自己人都死了,还管得了那许多么?

正打算按照计划实施时,那金国武士却不干了,不等完颜宗贤把话说完就把眼睛一瞪,如同两颗牛蛋,喝道:“你这杂碎还在这里聒噪,真让老子心烦!不用他来杀你,老子也要杀你!”

说话间,也不知这金国武士使了什么法子,完颜宗贤的瞳孔便即放大,脸上现出死灰,竟而气绝了。

那金国武士杀死了完颜宗贤之后,就转过脸来看向白胜,一如此前那种漠然的注视,却仍是不说话,也不知道还在等什么。

白胜站在原地,与之对视,同样没有说话,脸上却已经没了笑容。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

没有人能够感受到白胜的忐忑,也没有人觉察到此刻天地间肃杀的气氛,城内的三万金军已经死绝了,城外的六万也是迟早的事,只听那炮声隆隆,就知道胜负谁属了,如今城内就只剩下了一女两男,而且其中还有两个是白胜饶过不杀的,唯有一个金国武士哪怕武功再高,又有什么好担心的?

活着的大宋这一方的每个人都是乐观的,就连铁扇公主也是一样,她不是没猜到眼下与白胜对峙的有可能是雷音寺的人,但是她觉得她有法子保住白胜的性命。

她原本最担心的是来人混在金兵之中趁乱下手,那样她就极有可能来不及采取措施,而在眼下,这种担心已经不复存在了。

或许有人会问,铁扇公主看不出这金国武士是她老公牛魔王变化的么?答案是看不出。就连练就火眼金睛的孙悟空都看不出牛魔王变成的猪八戒,铁扇公主这点道行如何看得出?非但铁扇公主看不出,就是龙雀神刀也看不出。

白胜和金国武士对阵良久,忽然转向完颜兀露说道:“露露,你带着你弟弟先走吧,你不适合留在这里。”

的确,完颜兀露和金兀术所处的位置都在他即将爆发的一击范围之内,他这一击能否杀死这名金国武士很是难料,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完颜兀露姐弟绝对承受不住这绝命一击。

完颜兀露也不矫情,点了点头,凝视着白胜说了句:“你多保重。”说罢便转身离去,金兀术拎着斧子跟在身后,不一会儿两人的身影就从街头隐没。

看着完颜兀露姐弟的身形消失在视野,白胜再次转过头来看向金国武士,开门见山道:“你不是来杀我的么?”

这时候不能说什么咱俩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之类的废话,说这种废话就等于是求饶,而且人家肯定不会饶。

“没错。”牛魔王毫不掩饰他的目的,没错,他就是来杀白胜的,无需隐瞒。

白胜淡然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还不动手?你还在等什么?”

(龙雀神刀发来一道信息,“你是真犟!”若是龙雀神刀经历过后世现代,必然还要加一句“I服了U”)

牛魔王没有正面回答白胜的反问,似乎是受了死去的完颜宗贤的影响,他伸出来一只右手,手上单伸出一根食指,说道:“你的本事我看过了,我只需这一根手指就能碾死你,随时都可以,你信不信?”

白胜也没有回复龙雀神刀,而是直接回答金国武士,既然金国武士效仿完颜宗贤,那么他的回答就更是前车后辙,“呵呵……我!不!信!”

眼见就是一场大战即将爆发,只有站在白胜身边的狄烈能够感受到白胜的没底和决绝。攥紧的拳头以及握着剑柄的双手都沁出了汗水,我这兄弟是要打一场没有把握的仗啊!

。妙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地址为:http://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