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穹顶之上 > 565.这个世界的道理和某一个人的道理(上)

565.这个世界的道理和某一个人的道理(上)

无敌血脉重生军工子弟绝世药神极品全能学生驭房有术风流青云路飞剑问道我的大小美女花牧神记龙王传说极品透视仙医都市绝世神医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天运超品相师通天武尊

搜索

用于吃人的地下城,提炼装置低沉地运转,那声音仿佛永远都散不去,墙壁上仅有一盏昏黄的灯光亮着。

这个空间其实有些大,有着开阔的中心场地和许多条通道,它可以灯火通明,但是在这个凌晨,只点了一盏灯。

因为整座地下城,现在就只有阿方斯父子两个。

外部的喊声依然隐约传进耳朵里。

在阿方斯慈祥说出那个诡异的请求之后,齐勒就一直低头站着,沉默不动的同时,避开父亲的目光。

“吱呀!”

大床发出倾斜的声音,像是与年幼的儿子逗趣一样,阿方斯依然坐着但是身体侧过来,歪着头找到齐勒的目光。

“大尖们还是没有做牵引吗?”作为父亲的阿方斯,温和的问道。

在他们为迎接这一战做准备的过程中,父子俩毫无意外地想到了利用大尖,毕竟他们曾经这样做过。

近一个多月来,第三固定探索地一直在能力范围内“纵容”大部分降落下来的大尖,以期待它们能成为一个大麻烦。

但是,“没有。”

齐勒小声说,同时摇了一下头,趁势再次避开父亲的目光,解释说:

“大尖在这一个多月发生了变化,似乎不再以完成牵引为目的,它们会在落地,解决当面的威胁后,迅速脱离现场……它们现在好像开始以生存和集结为目标。”

齐勒的语气里透着失望和忧虑。

他在此之前,已经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到阿方斯了,所以父亲本身是否还有别的谋划,他不知道,而他知道和负责执行的那部分,现在看来似乎并没有太大的效果。

“哦。”阿方斯点了一下头,神情并不显得太失望,缓缓说:“看来蔚蓝的位置已经被准确锁定了,征服者的大军将以更为稳妥的方式抵达。”

说完的一瞬间,阿方斯再次找到了齐勒的目光。

这把齐勒准备要做的回应以及疑问,都打断了。

他僵在那里,突然身体颤抖了一下,当着阿方斯的面目光转去,怔怔看了一眼那个巨大的提炼装置。

半透明装置壁里,粘稠的液体以及那正在那缓慢翻滚的数百具铁皮源养的尸体,在提醒齐勒——我们中有你的兄弟姐妹,子孙后代啊,或许很快也将有你。

源能融合度无法遗传,但是在这种方式下对生命源能的汲取,依然有血脉亲近的优势,阿方斯家族代代单传,大部分子孙的命运,即在那个装置里。

借用华系亚的说法,他们都成为了药引,作为生命源能提炼过程的最后一环,完成过滤、融合、转化……

这样接受度会变得高一点。

“不,齐勒,你正在想什么呢?请不要那样去猜想,那太让我伤心了,我是你的父亲啊,我们相伴了九十多年的时光,一同努力缔造阿方斯家族的永恒。”

阿方斯说着,站起来,摘掉了身上连接的管道。

然后他把齐勒放在大床上,把管道直接连接在他身上,说:“吃吧,吃吧,齐勒,我的儿子,珍贵的全都给你。”

管道里的丑恶液体疯狂地涌动。

齐勒表情痛苦挣扎了几下,但是无法挣脱父亲的手。这是他第一次直接连接管道,过往他和德尼等人的汲取方式,都是躺在一旁,从阿方斯身上间接连接。

“我好像承受不了这样的汲取方式,父亲。”青筋暴露的脖子延展,齐勒仰头艰难说道。

“没事的,齐勒。”阿方斯俯身,温柔抚了抚他的额头,安慰说:“你并不用承受太久,你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年轻了,就像我一样年轻……”

齐勒的瞳孔震动了一下,恐惧和茫然相伴。

而后,阿方斯在他头后,突然拿起了一把剪刀。

“还记得小时候,我为你修剪头发的时光吗?齐勒。”他温情问道。

咔嚓,咔嚓。

阿方斯开始耐心而温柔地,替齐勒修剪头发。

伴随着一些发丝落地。

齐勒懂了。

这一刻,他看到了荒唐、可笑和幼稚,以及隐在它们背面的狰狞。这种狰狞他看了太久,早已经习惯了,习惯参与其中。

只是他没想到,终于还是轮到了自己……这个主意来自他的父亲,不是他可以选择的。

“为了家族,齐勒。”阿方斯在他耳边说。

…………

凌晨,有一丝微亮的天空。

远处的高大雪峰让近处的山峦变得矮小,稀疏的树木下面是枯黄的杂草。

如果没有三年前的喜朗峰事件和现在回来复仇的韩青禹,这里这段时间应该正在进行又一次天才试炼。

“也许计划是在天亮时正好杀掉阿方斯。”溪流锋锐的战士们这样想着,议论着。

他们刚结束了第一轮外围攻势,正在进行短暂的休整。

刚才,阿方斯的私兵没有做太强的抵抗就退却了。

所以现在他们所站的地方,正是当年韩青禹几人参加试炼的试炼场地,甚至可以具体到,是韩青禹和吴恤第一次遇见的那片坡地。

当然战士们并不知道这些,他们的身上带着伤口,神情维持着冲锋和厮杀时候的兴奋而炽热,准备干一票大的。

比如乱刀砍死初代星耀蔚蓝!

那绝对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情。

“这些人看起来很狂热,戾气也都很大。”尹菜心在锈妹身边小声说。

“当然,因为他们都来自不义之城。”锈妹说,但是并不显得担心。

战士们身上源自不义之城的戾气并没有在这几个月时间里失去,当战斗发生,他们依然是不折不扣的暴徒,假设韩青禹决定带他们去杀人放火,他们一样绝对毫不犹豫。

相反,此时的韩青禹,面对复仇时刻的到来,显得很冷静,甚至看起来有些过于平静。

这与他是否强大无关,强大所以平和的逻辑从来没被他们接受过,因为他们认识一个强大而暴躁的老头。

“青子总是这样的,总是在重大的关头变得没有情绪,像冷血动物。这种情况从他加入蔚蓝之前就开始了。”

温继飞说。

此时韩青禹正平静看着从侧面树林里走来的霍华德。

他们记得这个人,联盟议员,律师,坏人。

三年前,霍华德曾经在喜朗峰事件后蔚蓝对韩青禹等人的审讯中,作为主审官,和他们见过面。

“议长说,即便是不那么友好的接触,也算有过一面之缘,这三年来我挺中立的,不知道你们是否相信……”

霍华德说着,看了温继飞一眼。

“中立等于和虚伪和逃避。”温继飞说:“你来?”

“代表克莫尔议长,以他个人的名义,来尽联盟最后的努力。”

霍华德说着,转向韩青禹。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新地址为: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