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内庭商 > 一百三十章

无敌血脉重生军工子弟绝世药神极品全能学生驭房有术风流青云路飞剑问道我的大小美女花牧神记龙王传说极品透视仙医都市绝世神医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天运超品相师通天武尊

搜索

十月初的清晨,草木皆覆了一层浅霜。

赵慕鸢起身才走到外间,就看见卫青站在廊下,心里顿时咯噔一声,他不是应该在跟着水生吗?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没有。”卫青摇摇头,“那个叫三余的,找到了。”

她忍不住松了口气,问道“水生没什么事吧?”

“当然。”卫青从窗户翻进来,kitty看到他过来,立马跳到他怀里蹭着。

“他现在在醉霄楼吗?正好我要去见他。”

“我回来时,他刚到醉霄楼。”

“你跟着他的这两日,有没有什么人想要对他下手。”

“没有,一丝一毫的异样都不曾出现过。”卫青摇摇头,他也觉得奇怪,若没有任何危险,为何慕鸢要让自己跟着那个伙计?

醉霄楼,阁楼内只有赵慕鸢、蒋六儿和水生三个人。

“我明日就启程去金陵了。”蒋六儿起身,拍拍水生的肩膀,“这件事,你相信三小姐,三小姐自然也会相信你。”

“六爷,三小姐,我和三余一定把看到的事情全都说出来,你们就放心好了。”水生信誓旦旦的说着,就像三小姐说的那样,他什么都没做,这事儿连累不到自己身上,早日揭发唐多顺的罪行让他得到惩处,他们也早日安心,不用再担心自己被灭口;而且,三小姐的父亲可是大理寺少卿,有三小姐护着,他们还怕什么唐多顺。

“你也放心,我定然保你二人不被无辜牵连。”赵慕鸢也起身,看着蒋六儿,“我明日就不送你了,你一路保重。”

“三小姐客气了。”蒋六儿伸手,请她走在前面,“水生这几日,就让他住在醉霄楼吧,我会命人照顾好他的。”

“那倒不必,我已经让卫青在暗中保护他了。”她回头对水生笑笑,“那这件事就这样办吧,我就先回去了。”

“你又在忽悠人了?”见她们说完事情从阁楼出来,赛罕笑嘻嘻的上前揽住她的肩膀,“咱们现在去见齐公子吗?”

“去。”那两只香囊已经给潋枝和青枝都看过了,她们都说十有出自同一人之手,赵慕鸢也很想知道,梨儿和那个被唐多顺杀死的女尸,究竟有什么关系。

此刻醉霄楼的对面,临窗坐着的人看到熟悉的身影走了出来,将窗户缓缓放了下来。

“公子,咱们接下来要怎么做?”左耳一处胎记的男子,看着神色浅淡的少年,低声询问。

“叫林世安准备着吧。”少年起身,唰的一声打开折扇,优哉游哉而去。

王府

齐邕正在屋里和宋深下棋,杏儿进来通传,说赵慕鸢过来了。

“她常到你这里来?”宋深问他。

“人家一个小姑娘,没事儿常到我这里做什么。”齐邕撩起衣袍,从罗汉床上下来,“你不出去见见?怎么也算是你的外甥女吧。”

“我不占这样的便宜。”宋深瞥他一眼,“你既然有客,那我就先回去了。”

“这棋还没下完呢,我好不容易才请你来陪我打发时间,你回去也是没事,回去做什么?”齐邕念叨着,他整日待在府里实在无趣极了,好不容易请了宋深过来,这才不到一盏茶又要走了。

“你也就是没人陪着的时候,才会想起我了。”宋深忽然语气怪异的说着。

“你今儿怎么了?能不能好好说话?”齐邕真是摸不着头脑。

这边桃儿领着赵慕鸢刚进院子,就看到二人站在门口说话,“宋公子这是要走了?”

“赵姑娘。”宋深拱手,“家中还有事情,就先告辞了。”

“既然如此,宋公子慢走,改日咱们在醉霄楼聚。”她笑着福身,看他径直走远还觉得奇怪,宋深竟然没注意到赛罕?他可向来最爱美人儿的,又想到他方才的脸色,问齐邕“你们吵架了?”

“我跟他有什么可吵啊,他是一听见你过来就说要走,我还寻思你俩有什么深仇大恨呢。”齐邕走进花厅,一撩衣袍坐了下来,“你说你也才回来没多久吧?跟宋深也没见过吧?他这好端端的又吃错什么药了?”

“他是宋家人,我是赵家人,终究是要走不到一起的。”她不以为意,早料到这样一日了。

“你这是要动手了?还是赵家要有什么动作?”齐邕神色严肃,“无论如何,还望你不要把宋深牵扯进去,他虽然姓宋,却除了宋老太爷,和宋家其他人都不怎么亲近。”

“齐公子多虑了,我哪有那样的本事。再说宋家,还多的是好日子呢。”赵慕鸢说着,见过来奉茶的人是杏儿,于是便问,“梨儿呢?”

“梨儿在小厨房做点心呢。”

“那她手可真是巧啊。”

“梨儿是我们几个丫鬟里手最巧的,什么都会。”杏儿笑眯眯的答道。

“怎么?你找梨儿有事?”齐邕听出了点儿意思,就知道她无事不登三宝殿。

“是有些事,能否帮我叫梨儿过来一下?”

“奴婢这就去。”

杏儿福身退下去,片刻后,梨儿就过来了,她先是笑着和二人行礼。“梨儿见过公子,赵小姐。”

“梨儿,你过来。”赵慕鸢招手,从袖中取出两只香囊,“你来看看这个”

“那是什么?”齐邕坐在主位,好奇的看着。

“这这是萝儿的香囊!”梨儿还未上前就认了出来,“这是萝儿生辰的时候我送给她的,怎么会在小姐这里?”

她说着,拿过那只香囊在手中看,不等赵慕鸢回答就先哭了起来,“公子,萝儿定然没死的,我就知道她肯定没有死的”

“真是萝儿的?”他起身走过看了一眼,这香囊萝儿每日佩在身边,他是有点儿印象,“怎么会在你这里?”

“赵小姐,您是不是知道萝儿在哪里?她是不是还活着?”梨儿拉着她的衣袖,急切的问着。

“梨儿”赵慕鸢看她这副模样,一时觉得有些难以开口,“这香囊的主人,已经没了。”

“没了?怎么会没了?那这香囊怎么会在您这里?这是萝儿向来不离身的”梨儿摇着头,不愿意相信。

“梨儿,你先好好听她说。”齐邕轻声安抚她,“不管萝儿如何,都要先问清楚才好。”

赵慕鸢见她果然听齐邕的话没有再哭,这才将香囊的来历说清楚,并询问道“这香囊的主人,萝儿,又是什么人?”

“萝儿是我的妹妹,我们两个,都是被公子买回来的丫鬟。”梨儿眼眶还含着泪,哽咽着回答“端午节那晚起火,原本我们也该没命了的,只是因为那日我和杏儿被钱嬷嬷吩咐去城外为公子祈福,留宿寺庙才躲过一劫”

结果第二日回来看到的却是一片废墟,火烧了大半夜,只留下几具辨认不出谁是谁的焦尸,单确实是少了一人的,只是他们自己也不知道,究竟少的是萝儿,还是钱嬷嬷她们中的哪一个。

“你说祈福?”赵慕鸢不解,齐邕不是一直挺好的,好端端的祈什么福?“为何要去祈福?”

“这是良国公府的规矩,我们家逢年过节,都要派几个丫鬟仆人去寺庙为主子祈福。钱嬷嬷是我从金陵带来的,所以也是这样调教丫鬟们的。”齐邕解释完,反问道“你既然拿着香囊来问了,想必是对杀死萝儿的人知道些什么吧?她的尸首为什么会从那样一间荒宅旧湖里捞出来?”

“我不知道是不是他杀死的萝儿,是醉霄楼的一个伙计说,他曾亲眼见到京兆府尹唐多顺,把装着萝儿尸体的麻袋,丢进湖里了。”她离开醉霄楼时,水生也正要去找三余一同检举唐多顺,估摸着时间,大理寺的人这会儿应该已经到唐府了。

“京兆府尹唐多顺?”这个人别说梨儿了,连齐邕都觉得诧异,萝儿怎么会和京兆府尹扯上关系?

“这正是我今日来想要问的,你们姐妹和唐多顺,是否有什么牵连?或者说萝儿,和唐多顺是否结怨?”赵慕鸢和齐邕对视,眼中意味不言而喻。

梨儿神色迷茫的摇摇头,“没有,这位大人的名字我今日都是第一次听说,萝儿性子腼腆,平时出门不是和我一起,就是和钱嬷嬷一起。她更不可能认识京兆府尹大人,又何来结怨之说。”

“萝儿是我宅子里性子最好,最不爱说话的孩子。”齐邕接话道,“即便她认识唐多顺,也不可能会结怨,我和唐多顺素日更无来往,只是知道有这么个人罢了。”

赵慕鸢皱着眉头,不过以萝儿这样的身份,能结识唐多顺的机会确实微乎其微,可若是齐邕和萝儿都与唐多顺无冤无仇,甚至都不认识,那这件事就在她的心里,就只有一个解释了。

“你们去祈福,萝儿没有一起吗?那她又是去做了什么,为什么她能躲过了那晚的火?怎么会在着火后消失那么天,最后被唐多顺丢进湖里?”

“确实只有我和杏儿,出门前我还听见钱嬷嬷在叮嘱萝儿,把浣洗完的衣物拿到后院晾晒,再把艾草和菖蒲都挂好,这些事怎么也得一个上午才能做完,下午她是要和钱嬷嬷她们一起包粽子的,那日是端午,她白天应当没时间出门,晚上就更不可能出门了”梨儿仔细回想着,听出她话里的意思,又赶紧解释道,“萝儿和我是亲姐妹,我们打小就服侍在公子身边,对公子绝无二心,且那日炮坊起火事发突然,公子人都不在京中,烧毁一间空宅子又有什么用处。”

这样说也有几分道理,她颇为头疼的看着那只香囊,“那这就得等大理寺,先审问过唐多顺之后才能知道原因了。”

“眼下看来也只能这样了。”齐邕点头,抬手拍拍梨儿的肩膀,“既然找到了萝儿的尸体,就一定能查个水落石出的。”

“不过,唐多顺身为京兆府尹,实在没有太大的杀人动机,更何况杀完人后还亲自去抛尸,这件事怎么想都有些古怪。”赵慕鸢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梨儿的神色,“你觉得呢,齐公子?”

“你说的不无道理。”他点点头,知道她是什么意思,“萝儿的死,确实蹊跷,尸首出现的地点也很奇怪。”

梨儿一听他们这话,急忙跪了下来,“梨儿只有一个妹妹,三小姐若能帮奴婢找到杀害妹妹的凶手,梨儿一定涌泉相报。”

“你这是做什么。”赵慕鸢忙把她拉起来,“我既然过来问你了,那这件事我肯定会私下仔细调查的,无论最后是什么结果,我一定对你知无不言。”

“那梨儿先谢过三小姐。”梨儿眼眶含泪看着她。

“你若是没什么还要问的,就先让梨儿下去吧,瞅瞅她哭的脸都花了。”齐邕这个主子做的,也是真难。

“能问的都问了。”她看着手里的香囊,“你先下去忙吧,还有什么要问的话,我再让人叫你。”

闻言,梨儿张张嘴,犹豫了片刻才退了下去。

赵慕鸢看着她的背影,注意到了她出去前欲言又止的模样,索性直接摊牌,又和齐邕确认了一遍,“梨儿姐妹,你是从哪里买的?”

毕竟齐邕是良国公府的公子,又在皇上和太后跟前举足轻重,保不准什么时候和谁结怨,或者家里下人有什么问题,也不是不可能。

“牙行。”他虽然觉得赵慕鸢的怀疑不无道理,可也相信自己身边的下人,“身份上应当没什么问题,我去的是官府的牙行,而且正如梨儿所说,若真是有人想害我,那他害我就是,只烧我的宅子和下人算什么?”

既然齐邕都这么说了,赵慕鸢也只能选择相信,她眼下只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转而问了别的。

“那唐多顺这个人,齐公子可有所了解?”

“我方才也说过,只是知道有他这么个人。”齐邕无奈摇头,随后想起什么,“不过先太子和贤德仁太后还在世时,他曾在贤德仁太后的寿宴上和我笑谈过一句,说宋深再过几十年必然就是第二个唐多顺,孝顺而好色。”

“太子?”赵慕鸢只觉得眼睛一亮,“他和唐多顺有什么关系?”

太子在某种立场上,也是代表了杨家的,而杨环又是杀害了小扶柳的凶手,如此一来倒也能联系到一起了。

“这一点或许你是真的多心了。”齐邕解释道,他虽然和先太子有些不合,可也不会随意污蔑别人,“太子那时已经被陛下允许,逐渐插手国政,他日常口中所提起的人大多都和朝中官员有关,我认识他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能看得出来他当时就是随口一提,并且语气中和唐多顺并不十分亲近的样子。”

因为当时太子的原话是“本宫看宋公子再过个几十年,定然就是第二个唐多顺,京兆府尹唐多顺你们知道吗?本宫听说这人十分好色,却又十分孝顺,是不是十分像宋公子?”

太子也是听说的,又怎么会和唐多顺关系亲近?更何况一个是本朝太子,一个只是区区京兆府尹,若没有点儿姻亲关系,实在没必要亲近。至于唐多顺的出身,齐邕虽然不清楚却也能猜到定然不会很高,因为但凡有点儿出身的,不至于自己会没见过,毕竟京城权贵世家也是一个圈,而唐多顺在一众官员中实在是不显眼。

赵慕鸢听完,低头思索片刻才起身拜别。

“我还有些事,改日再来拜访齐公子。”

“哎哎哎你的事说完了,我的事还没说完呢,琉璃官窑的事你都不用和我商议一下的吗?”齐邕才站起身,她就已经拂袖走远了,“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他又瘫回木椅上,折扇敲着掌心。

“唐多顺,唐多顺”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新地址为: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