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书院 > 田宠娇妻无底线 > 第452章

无敌血脉重生军工子弟绝世药神极品全能学生驭房有术风流青云路飞剑问道我的大小美女花牧神记龙王传说极品透视仙医都市绝世神医新妻上岗,总裁,狠狠爱! 天运超品相师通天武尊

搜索

这正面这么近看,更能看得清楚,全家姑娘看着秀气,倒也不是那种病怏怏的,眉眼看着舒展大方,倒不显得小家子气。

和李婆子还有梅晓彤正面碰上了,倒是十分有礼的避让到了一边。

李婆子和梅晓彤眼神厉害,就看到那全家姑娘身上的衣服料子是吉祥布庄的布,那颜色目前除了吉祥布庄,别处都还染不出来。

这布料厚实耐脏,虽然一般人家都是买回去给家里男人穿,可这全家姑娘做成衣裳穿在身上也不显得老气,反而因为皮肤白,倒是越发显得人高挑。

金斗离这全家姑娘这么近,近得都能看清楚那全家姑娘的睫毛了,一时手足无措,连步子都不会迈了。

还是李婆子不着痕迹的踹了一脚,才把金斗给踹回过神来,低头下去,连脖子都红了。

倒是梅晓彤笑着冲那全家姑娘点点头:“这位姑娘,看你是从绣庄里出来,想跟你打听个事,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那全家姑娘听了这话,倒是站住了,看梅晓彤梳着妇人的头发,也微笑着点头:“这位娘子想打听什么事情?”

梅晓彤就上前一步亲热的道:“是这样的,我们是下面七里墩的,我家过些日子要办喜事,想办得体面些,需要买些鲜亮绣花活计,可咱们乡下人不知道这镇上哪家绣庄的活计好,看到姑娘面善,从绣庄出来,所以想打听打听。”

那全家姑娘听了这话,眼角不着痕迹的瞟了对面的三人,那年纪大些的老人家和跟自己说话的娘子,穿着虽然素净,可她常年绣花做活的,那布料的好坏自然能分得出来。

这两人身上的布料可都是上好的,虽然两人身上没什么饰物,可看这架势,倒真不像是乡下的。

倒是两人身后的那个后生,她不敢多看,只略微瞟一眼,就知道他身上的衣服虽然比不得前面两人,也很不坏了。

再看那后生低着头不敢做声,脖子都红了,又有前面那娘子说的话,全姑娘估摸着,就是给那后生办喜事呢。

心中虽然打了好几个转,那全家姑娘面上却一直微笑着:“这位娘子,要说这绣庄,咱们镇上也就两家,别的不说,这家绣庄手艺还不错,价格也还公道,掌柜的在这镇上也开了十来年店了,街坊邻居都知道的。你们要是想买些绣花活计,找他们家是不会错的。”

李婆子就一拍手:“那感情好,价格公道就好。多谢大闺女了啊,可真是个好姑娘啊!”说着就伸手抓着那全家姑娘的手摇了摇。

全家姑娘虽然被李婆子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立刻就回过神来:“大娘,这么点小事,有什么好谢的!没什么事,

我就先走了,不耽误大娘了!”

说着抽手就要走人。

李婆子也就顺势松手了,笑眯眯的又夸了两句,才拉着梅晓彤进绣庄。

走了两步,经过金斗身边,又踹了一脚,低声道:“少丢人,跟上!”

金斗低眉顺眼的跟着李婆子和梅晓彤的后面,跟着进了绣庄。

钱氏恨李婆子,恨得心里滴血,面上还要若无其事。

收拾好东西,要离开七里墩了,不仅金钗高兴,钱氏也松了一口气。

只是说走容易,这出了门,才想起,这可不是县城,不好雇车,难道要凭借两条腿走到镇上去?

梅永安也想到了这个问题,顿时脸色一白。

他身上的伤还没好,怎么走到镇上去?岂不是要他的命?

“爹,咱们村里有没有马车什么的,咱们雇一辆马车去镇上吧,这天寒地冻的,您这身子骨也经受不住啊。”梅永安看向梅老柱。

梅老柱一挥手:“你爹我身体好着呢!村里只有牛车,我已经跟人说好了,一会就来。你们一家,身子弱,一会把屋里炕上的被子给搬到车上去,免得受了寒。”

梅永安脸一黑,还要坐牛车?那几十里山路的山风吹过去,到镇上哪里还有形象?

正在纠结间,安华皓赶着马车到了老屋子门口,也没下马车,就坐在车辕上喊:“老叔,出来吧,晓彤让我送你们到镇上。”

梅老柱出来一看,忍不住眼底就流露出一丝满意,小闺女还是有孝心的。

忙招呼梅永安一家快上车。

梅永安一家看是马车,忙忙的爬了上去,看车厢里也收拾得干净,顿时松了一口气。

梅永珍本来还舍不得,看着梅老柱要走,眼泪就吧嗒吧嗒往下掉,被孙木头死活给扯到屋里去了。

马车慢慢的驶出了七里墩,梅永安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看着马车的布置,忍不住低声问梅老柱:“爹,这马车是安华皓的?”

如果能置办起这一辆马车,再加上骡马,只怕也要好几十两。

这安华皓能买得起马车,看来身家在庄户人家来说也是相当不错的了。

梅老柱摇摇头:“这是家里的马车,你妹子当初赚钱买回来的,给家里收山货用,方便。”

梅永安的眼神更炙热了。

这次回来,一切都没按照他计划中的进行,本以为自己赔罪了,家里人应该就能接受自己了。

没想到还没进门就被抽了一顿,接下来就是得知梅家分家了,压根没他什么事。

再后来,又差点被亲娘拿刀给砍了,迫不得已只得先离开,

回来这一趟

,倒赔上了些银子,家里的财产连根毛都没摸到。

此刻,听说这家里连马车都买上了,忍不住低声打听起梅家如今的家产来。

他让钱氏套过梅永珍的话,可惜梅永珍也是个没用的,只说分家的时候她没在当场,也不清楚。

不过当然不能直接的就问,而是用特别高兴的语气:“这次回来,看到家里情况好了,我这愧疚之心也稍微减轻了些。如今家里有新院子,还有马车,多亏了小妹啊!”

不管再多的想法,梅老柱对于小闺女赚钱的本事,还是没话说的。

再者他还有点私心,这要去县城去住了,要和亲家住一起,当场那亲家可是瞧不起梅家。

如今梅家可是比钱家强多了,他也得显摆显摆,抬抬自己的身份,免得看亲家的脸色。

因此也略有几分得意之色:“如今咱们家这份家业,大都是你妹子赚来的!就是咱们家这山货生意,也是靠着你妹子才起来的,今年光这山货生意就赚了好几百两,不然哪里有钱盖新院子!”

几百两!不仅是梅永安,钱氏的眼神也亮起来了。

他们这半年来,给县太爷办事,分得那些银子,前后加起来也不过一两百两而已,就够他们在县城过得不错了。

可梅家的生意居然能半年就赚几百两,那岂不是……

梅永安定定心神,又不动声色的套起梅老柱的话来。

在外面的安华皓,听着车厢里面的话,眼神中冷意泛起,扬起手中的鞭子,在梅老柱每次想要回答的时候,就赶着骡子故意往那石头上或者坑洼里走。

马车一颠一颠的,几乎要将车厢里的人的肠子都要颠出来了,哪里还有精神说话。

梅老柱没忍住就问:“重锦啊,咋今儿个这路这么颠?”

安华皓一本正经的回答:“老叔,这山上被风吹下不少碎石头落在路中间,我也没法子。你们且忍耐忍耐,我让马车跑快点,到了镇上就好了!”

说着,也不待梅老柱回答,手中的鞭子扬起高高的,赶着骡马加快了速度,往镇上小跑而去。

等到了镇上,梅永安一家脸色青白,萎靡不振的几乎是从马车上滚了下来。

这一路,颠得他们都怀疑人生了,哪里还有空说话,此刻腿是麻的,连脑子都颠麻木了。

梅老柱虽然年纪大,可还比较抗震,脸色还算好。

安华皓将他们送到了镇上的马车行门口。

梅永安下了车,先跑到一边,将早上的早饭给吐了个干净,整个人才好受一点。

他又不傻,到现在哪里还不明白,安华皓只怕就是故意的,活生生的颠得他

晕马车了。

一边吐一边心里发狠,一个乡下的野小子,居然敢背地里使这样的手段,就别怪他心狠了!

钱氏和金钗也跑到旁边吐了个昏天暗地,好半天才恢复过来。

强撑着精神,跑到马车行里,雇马车去了。

梅永安嫌弃在门口吹风太能,也跑到马车行里去坐着了,只有梅老柱还站在门口,看着安华皓,欲言又止。

梅老柱活了这么大,安华皓这故意折腾的心思,他也看在眼里。

虽然心中不痛快,可这种事情也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只在心里摇头,重锦这孩子哪里都好,就是一点不好,什么都听晓彤那丫头的,这不是明白着给晓彤和老婆子出气么?

安华皓才不在乎梅老柱和梅永安怎么想的。

见人也送到了,驾着车就要走,想了想,从怀里摸出一块碎银子,塞给了梅老柱:“老叔,在外面什么都要花钱,你留着自己以防万一。还有,老叔,如果梅永安再问梅家和晓彤的事情,你最好什么都别说!”

说着扬起鞭子,调转车头,很快的就消失在街道了尽头了。

等他们走了,那鸡汤才送上来,满屋子飘香。

梅晓彤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好几个月没吃肉,不沾荤腥,她都馋了。

给李婆子舀了一碗汤,示意李婆子快喝。

李婆子心疼闺女:“要不,闺女,你偷偷喝上两口,反正就咱们娘俩,也没人知道。再说了,这孝不孝顺的也不在这两口鸡汤上。要是我将来去了,你也别守三年了,这不是要缠死人么?你就意思意思守个百日就行了,娘哪里舍得你连口肉都吃不上?”

说着就将鸡汤往梅晓彤嘴里喂。

梅晓彤到底抵挡住了这该死的鸡汤的诱惑:“娘,你喝吧,我跟掌柜的去谈点事情。”

匆忙的就下楼去了,她怕再不走,会忍不住将那罐鸡汤给喝光。

到了楼下,那心腹早就等候在一旁了,见梅晓彤下来,请到一旁,上了热茶,才小声的道:“掌柜的来信说了,鹰子沟的事情还要请秀才娘子帮忙拿个章程——”

梅晓彤坐到一旁喝口热茶,才问:“鹰子沟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这边不是有你和张大老板那边留下的人么?难道你们做不了主?”

心腹苦着脸:“要是事情闹开了,咱们也就能出面了,偏偏他们现在还没闹开,现在鹰子沟的人分成两拨——”

原来,从那茶叶运送到京城后,这边历家和张家就派人来负责鹰子沟这边后续的事情。

比如从当初答应学炒茶的人家里挑选人去当学徒,比如教鹰子沟的人如何照顾茶树。

当然,还有一部分人留在鹰子沟,勘察地形,在鹰子沟附近,找个好位置,预备给鹰子沟的人盖房子。

这矛盾,就是由盖房子引起的,更直白的说,还是梅晓彤当初提出来的那套方案引起的。

当初梅晓彤为了鹰子沟的人好,提出了十年内拿出茶叶利润的一成来分给这些鹰子沟的猎户。

如今这盖房子的钱,自然也是从这利润里面扣除。

茶叶目前虽然还没有完全卖出去,但是给这些鹰子沟的猎户们盖房子,以及发点辛苦费和份子钱,让他们手头活泛一些,不管是对于历家还是张大老板来说,这都不是个事。

尤其因为梅晓彤的态度,张银保多会做人啊,直接就吩咐他的手下,将银钱提前给预支了大半下去。

他本也是一片好心,想着既然梅晓彤关心这个事情,那就做得漂亮点,不用真等到茶叶都卖完了,再来结算分红,再给鹰子沟的人盖房子分红利,那多小气不是?

一点都不符合他张大老板行事的风格。

有他的这吩咐,张家的手下办事也利落,不仅一面拨付银子给鹰子沟的人盖房子,每家还发了十两银子的分红,还说是先发给他们用着,等年底结算了说不得还有。

鹰子沟的猎户们哪里一下子见过这么多银子?白花花的银锭子啊!

再加上这房子也有人给盖,那消息就四散开去了,这镇上附近都知道鹰子沟的猎户们发财了。

就镇上本就有哪些地痞,专门盯着的就是那些一夜暴富又没脑子的人,想着法的都要将这些钱骗到手。

那些人做这些事情,都是熟手了,借着那些猎户们上镇上买东西的机会,勾着他们进了赌坊。

进了赌坊那套路是一套一套的,先让他们赢钱,尝了甜头,然后就开始输钱,输多赢少,慢慢的就进了套子。

一个个的,不仅那十两银子都没了,倒还欠了赌坊一屁股债。

那些人此刻才露出狰狞的面目来,要么还钱,要么给命!

这些猎户哪里知道这外头这些人的手段,被吓得立刻就说还钱,可手里也没这么多银子啊?

那些赌坊的人究开口献计了,那还不简单,将以后十年的红利都提前支取了不就能还了吗?

鹰子沟的猎户开始到底还知道厉害,这可都是签了契书的,一年一付,都只说不行,求赌坊的那些人宽限些时日,等年底结帐了,自然就有钱还了。

可赌坊的人,就如同那吸血的蚂蟥,好不容易盯上这些年肥牛,怎么可能撒手?

只说,这赌债可都是利滚利的,到年底去,只怕那十年的红利到手都还不清

了。

若是要命的,早早把红利要到手,还了赌债说不得还能留下一些来。

有人动了心,有人回过味来是上了套,抵死不从,却被赌坊的打手打得半死。

这下所有的人都不敢说不字了,在赌坊里签字画押后,才被放回鹰子沟。

回去一说这消息,鲁小山先炸了,恨不得将这些人再揍一顿才好。

可那些欠了赌债的,一个个被揍得鼻青脸肿,先跪下就说自己错了,可是没办法,不然小命就没了。

还问鲁小山,难道就忍心看他们一个个丢了性命不成?

再加上他们的家眷老的老,小的小,抱着哭成一团,让鲁小山怎么说?

当然也有那清明的,执意不同意,人家秀才娘子给鹰子沟挣了这么一个光明路子,这才几个月,就将秀才娘子的心血给废了?做人不能这么没良心好吗?

要不是秀才娘子,他们鹰子沟的人如今还在饥一顿饱一顿,肚子都填不饱呢。

这么撕毁契书,这不是让秀才娘子为难吗?

因此这鹰子沟就分成了两拨,僵持住了。

当然,这消息,他们还知道瞒着历家和张家派去的人。

可能被历家和张家派去的,能是一般人,先就有了感觉,又听了只言片语,再瞧瞧背着人一打听,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这事就被他们立刻汇报上来了,历九少和张银保都知道了。

对他们来说,这不过是小事,鹰子沟的猎户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不过是碍着梅晓彤的面子。

真要解决,动动手指头的事情,不过是怕伤着玉瓶而已。

(本章完)

  • 小提示: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零点书院00sy”或者“00sy”访问本站。本站新地址为:www.00sy.net。为了方便下次阅读本书,你可以点击下方的“加入书签”记录本次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直接阅读本章节!
    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切记分享越多更新就越快哦!!!
    手机用户请访问:m.00sy.net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 加入书签